美丽香巴拉:好风光里好日子

  乡村振兴让四川省甘孜州丹巴县甲居藏寨越来越美丽,图为甲居镇甲居一村村主任唐秀英在浇花。本报记者闫汇芳摄

  6月13日,四川省藏文学校职业教育炉霍实训基地唐卡绘画班的学生们正在绘制自己的毕业作品。本报记者闫汇芳摄

  四川省甘孜州丹巴县地处川西北文化旅游经济带和藏羌彝文化走廊核心区。有“中国最美景观村落”之称的中路藏寨,一幢幢藏式楼房散落在山坡上,美不胜收。本报记者闫汇芳摄

  四川省阿坝州茂县非遗传习所,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何玉金现场演示制作羌笛。本报记者常莹摄

  6月14日,在四川省甘孜州甘孜县,能歌善舞的藏族群众正在表演甘孜踢踏。本报记者闫汇芳摄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甲勿海熊猫园,熊猫新新憨态可掬。本报记者常莹摄

  四川省阿坝州松潘县城关小学“非物质文化遗产”文化课上,学生弹奏土琵琶。本报记者常莹摄

  四川省康定市,74岁老人徐万忠站在姑咱镇若吉村村口,用歌声唱出乡村振兴给家乡带来的大变化。本报记者闫汇芳摄

  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麻孜乡沟尔普村依托自然风光资源发展旅游业,实现了脱贫奔小康,图为当地村民和干部交流谈心。本报记者闫汇芳摄

  四川省阿坝州九寨沟县白马藏寨,村民们跳着舞欢迎远方的客人。本报记者常莹摄

  震后“重生”的九寨沟景区风光。本报记者常莹摄

  高原的风呼啸千年,在这片土地上雕琢出鬼斧神工的传奇。

  高山林立、江河纵横、草原辽阔,这里是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消失的地平线》里描绘的东方秘境,这里被人们用藏语赞誉为“香巴拉”,意为极乐世界、人间仙境。

  数不尽的自然遗产,道不完的文化积淀,在这里,在香巴拉深处,留下星罗棋布的印记。

  高原上的桥,每一座都是一段佳话,见证着这里的昨天、今天和明天。雅砻江上的波日桥,圆木、卵石相间,树藤相缠,叠砌为墩,记录着藏族建筑文化的传承与保护;大渡河上的泸定桥,铁索铮铮、摇晃不止,印刻着红军长征北上抗日“惊、险、奇、绝”的战争奇迹;康定市的若吉大桥,荡荡悠悠、疾风猎猎,连接着大渡河流域乡村振兴带动群众增收致富的美好前景。

  原始的自然景观、古老的民族文化,演变成代代相传的故事与传奇,在这里扎根,更在这里收获。

  藏族民族英雄格萨尔王的英雄史诗家喻户晓,在格萨尔文化遗迹遗址集中的甘孜县,格萨尔王城是文化旅游新地标,更是当地群众实现脱贫奔小康的“百村产业基地”。在壤塘县的壤巴拉非遗传习创业园,从藏戏、藏香、藏茶、藏药到唐卡、石刻、陶艺、觉囊梵音、川西北民歌等,壤巴拉大地上传承千年的民间技艺通过“生产性保护”“活态化传承”得以传承和创新,走出一条“文化精准扶贫”的新路。从阿坝县民族寄宿制小学里的曼陀铃弹唱,到理塘县城关第四完全小学热情奔放的“甘孜踢踏”课间操,乐声悠悠、书声琅琅的背后是通过教育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探索和努力。

  人间烟火,生生不息。美轮美奂的自然风光,在时光的打磨下,绽放出更夺目的光彩。

  稻城亚丁,“香格里拉之魂”的魅力,根植于用美丽战胜贫困的主动作为;神奇九寨,“童话世界”的光辉,深藏于“受伤”后科学推进生态环境修复保护的创新实践;丹巴藏寨,“美人谷”的精彩,源自于“要幸福就要奋斗”的执着追求。

  行走在川西高原,处处美不胜收。这美,是自然的馈赠,更是耕耘后的收获。

  圣洁甘孜、净土阿坝,这里是香巴拉深处。扎西德勒。

  (本报记者 方莉 周洪双)

【编辑:房家梁】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